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著述文集 » 随笔 » 正文

巡礼佛陀的足迹(下)(2)

时间:2013-03-15 10:59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达照法师  责任编辑:admin  点击:

城中著名的佛陀舍利塔,是佛入灭后,八分舍利让各国的国王回去供养,其中一份由离车族请到此地建塔供奉,这是由阿育王挖掘出来后,又重新建塔纪念,并且又把佛身舍利分为许多地方供养。到了公元五世纪末、六世纪左右陆续在修建,所以现在蕴含深远的历史价值和意义。佛舍利塔的大门外是一个湖,虽然不算很大,但在佛传中是个特别的古迹。据说佛要离开华氏城时,城中无数信众因为舍不得佛陀离去,所以一路追赶世尊,佛陀就显神通自在无碍地现出一湖水,自己从湖面上如履冰棱般走过去了,而渴望留住佛陀的人,只能在此岸景仰和向往,阿育王又重新造了这个大湖,以表史迹真实不虚。

挥别华氏城,经过第三次结集处,这是阿育王为护法,目犍连子帝须主持的佛教大统一活动,确定了佛经的正统,同时对大乘佛法也有很多总结。阳光透过原始树林,照在晨曦初绽的雾纱般草地上,深邃得朦胧幽远,充满了灵性的奇幻。

 

十一、感动那烂陀

从巴特那出发,三个小时即可到达古代世界佛教文化中心——那烂陀寺和那烂陀大学。玄奘大师留学此地,十大论师于此弘法,当时具有万名学生、千名老师的规模,同样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方告功成。如今只当作遗迹观赏,仍然充满了它独特的深广无限的震撼力和精妙绝伦的艺术魅力。广阔的校园和广场,树荫下的绿草,生机无尽;宏伟的校舍基座和墙壁,阳光下建筑气势磅礴,禅窟、佛殿、教室、经堂、塔院等,合理布置,安排紧凑,每处都能显示当年的伟大壮观。我们在古老的辨经台上,列队整齐地念诵了玄奘大师翻译的《心经》,祈愿大众深入经藏、智慧如海。

大学遗址紧连在一起的就是那烂陀寺,建筑更为精美绝妙,高大伟岸,可惜经常会遭到人为的破坏,所以寺院的四周被护栏挡住,不能进去拜佛念经了。我们徘徊在寺院周围,真想一睹当年唐僧于此殿中诵经的神情,最后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,拍照纪念。见到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很感动,特别想因为有警察不停地巡逻,深怕我们偷了他的东西似的。不过,我对这样的警察更加敬佩。

现在的那烂陀遗址,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遗产,所以也是印度和中国最好的文化教育基地了。今天就有一大批中学生来此接受文化历史沧桑的洗礼,如同恒河之水,洗尽一切是非爱恨,洗尽一切痛苦烦恼,更洗尽一切众生心中的无知无明。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极其灿烂的微笑。

大门口进来的右边,几十个工人还在那里挖掘,慢条斯理的干活,真不知道是天生的吗?还是我们的性格太急躁!而进门的左边、七八个人始终坐着整理绿草。这些看似奔赴在生命线上的“大德”,或许只是一味的沉湎于无私无欲,但当年世界佛教中心的盛况却都只能留在想象出来的记忆深处了。同学们说:我被感动了!

 

十二、王舍城圣迹

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,当年由频婆娑罗王所建。想见那时印度十六大国中最大最繁荣的都城,各种新兴文化宗教都集中此地,佛陀也经常带领随众千二百五十人游化于此。到了此城后,我们首先朝礼佛教史上的第一所寺院——竹林精舍,然后直上灵鹫山,阿难坐禅的禅窟,频婆娑罗王劝悉达多别去修道,愿以半壁江山相让的地方,灵山说法处。下山后,又到耆婆为佛治疗脚趾处(灵山上还有提婆达多推石头破佛脚指处),频婆娑罗王与韦提希夫人被阿阇世王囚禁处。午饭后,我们又到了七叶窟初次结集三藏教典处,下山后顺路参观了阿阇世王塔。晚上住宾馆,有佛殿,我们集体上了个晚课,这一切都是那么记忆忧新,令人感到无比的神圣祥和。

竹林精舍的竹叶覆盖着热带的土地,进入园中,顿觉清凉,是迦兰陀所捐赠,故又名为迦兰陀园,佛陀大概有十多个雨季于此度过,园中有一池水,养着许多可能是放生的草鱼,个头都不小,数量也很多,看上去很是自由潇洒。池边的菩提树下坐着几位韩国人,他们坐着诵经,声音非常轻柔和谐,树边的猴子不时向人们做着各种古怪的动作,我被吓了一跳。池的另一边供奉着一尊释迦佛,就地三拜,亲切得很。

到七叶窟的山顶上,可以看到整个王舍城,也能遥望灵鹫山,沿途很多印度教和耆那教的寺院,他们在寺院边洗澡沐浴,代表将要洗去一切的罪业和无明。令人多少有点遗憾,佛陀的教法怎么可以被外教拟定似是而非的“护法神”想象来,作为反面教材来宣扬呢!何止难过啊?只有佛知道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