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著述文集 » 论文 » 正文

邪因外道——萧平实的“造神运动”(7)

时间:2013-03-15 14:54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达照法师  责任编辑:admin  点击:

如是,萧平实造神运动的五个特征悉已具备,首先神化自我、自我中心、明从佛暗排佛,然后诱引蛊惑、精神控制,是故理应判别其为真正的“造神运动”!然而,“对于平实而言,既不受钱财供养,亦不受众生之异性身分供养,亦不求名闻,亦不曾寄望于众生——不曾一念于众生身上获得任何世间利益。”(《佛教之危机》第14页)那么,他为何却要如此艰辛的进行造神运动呢?这自有台湾的佛教现状和社会环境为背景,加上自我意识和社会情绪、人心没落等因素所引起的,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来进行讨论。

2、萧平实造神运动的三个原因:

第一、自我膨胀,一切造神运动的主谋者都是我执我见未破的凡夫俗子,并且特别强烈地关注自己之我执和我见,所以都是自我膨胀的极端表现,这是造神运动的首要原因。倘若不是自我膨胀到了难以容受的地步,还可以通过追名求利的其它世间相对正当的渠道来获得名誉和荣耀,便无需神化自我的“造神运动”了。因此,一切造神运动都根植于极端自我膨胀的基础上,都是极为强烈的自我表现欲之体现。在萧平实的造神运动中,其自我膨胀之意识和表现也是非常明显的,如他的《禅净圆融》背后说:“言净宗诸祖所未曾言,示诸宗祖师所未曾示。……乃前无古人之超胜见地。”《禅门摩尼宝聚》背后说:“悲智双运,禅味十足,数百年来难得一睹之禅门巨著也。”《禅——悟前与悟后》则说:“本书能使人明自真心、见自本性。迟者七次人天往返,便出三界,速者一生取办。学人欲求开悟者,不可不读。”《真实如来藏》则说:“此书是一切哲学家、宗教家、学佛者、及欲升华心智之人必读之巨著。”等等广告辞,显示了自我意识的“前无古人”之超佛越祖心态。又在《宗通与说通》自序等处称“大乘末法孤子”,强调了:“开悟明心,要如何才能相信不疑呢?只有一个办法:试着依照我这些书上所讲的方法与知见去用功。”(《大乘无我观》第68页)又说:“那么这个道理我们在《平实书笺》里面解说了很多,诸位回去的时候不要客气,每一种书都把它拿一本回去。那些书籍里所说的法,都是诸位在市面上没见过的,你走遍了全球也见不到这种书的。”(《大乘无我观》第112页)“大乘佛法的实质,全球都没有,只有正觉同修会有。”(《大乘无我观》第89页)“我们《真实如来藏》那本书非常精采,保证是你前所未读。”(《大乘无我观》第71页)所以,他说:“我们就应该把《我与无我》这个正理广为宣扬,要护持正觉同修会,使同修会可以正常的、完整地继续运作。”(《我与无我》第80页)除了这些言论上的自我膨胀不可一世之外,更明显的是他各种著作中破法谤僧的种种刻薄言词,捕风捉影,搅乱是非,任意曲解,糟践五乘正法和古今大德,凡此情状,罄竹难书!这些在“第一因”外道的邪见基础上,在“造神运动”的事实面前,显然都是自我膨胀的真实写照。

第二、有利可图,造神运动其实就是一种愚弄百姓的欺骗行为,在自我膨胀的基础上,每一种造神运动的另一原因就是有利可图,尽管对于可图之“利”的理解和追求各不相同,但他们绝不是象萧平实所说的“既不受钱财供养,亦不求名闻,亦不曾寄望于众生——不曾一念于众生身上获得任何世间利益。”相反的,他们就是为了获得世间的某种利益,才胆大妄为地进行造神运动的。我们先来看看萧平实所谓的“破邪显正”,标榜自己为“真善知识”、“三乘正法”、“大乘胜义僧”,以这些为掩护来进行“造神运动”的着眼点何在?

首先,他受到了某种现象的启发,如他说:“那些外道们公开的、大张旗鼓的争佛教的正统,说他们才有佛法的证量,言外之意是:台湾所有佛教道场及所有一切法师居士们都不是真正的佛教。”(《佛教之危机》第69页)所以他更为大胆地进行了模仿,明白着说:“大乘佛法的实质,全球都没有,目前只有台湾有。全台湾也只有正觉同修会有。”(《大乘无我观》第89页)就“这样公开的、混淆是非,把台湾佛教界搞得乌烟瘴气。”(《佛教之危机》第69页)这两段话的说话方式之一致性,足见其深邃的世故洞察力,其目的除了“争佛教的正统”而“把佛教界搞得乌烟瘴气”之外,更为根本的又是何在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