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著述文集 » 论文 » 正文

邪因外道——萧平实的“造神运动”(13)

时间:2013-03-15 14:54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达照法师  责任编辑:admin  点击:

他企图“以白衣身而充当僧宝”之行径,着实表现得露骨且又愚蠢!

首先,他从两方面来掩饰自己的白衣身份,从而凸显出他具备僧宝的“资格”:第一,特别强调了对“胜义僧”的解释,从理论上认定自己是“大乘胜义僧”。如他说:“宗说俱通之菩萨僧,唯在大乘,二乘所无;本书所述之宗通与说通,亦依大乘法中宗通与说通为准,是故此下不述二乘之宗说二通。”(《宗通与说通》第58页)并且直接自吹为“在人间,胜义菩萨僧极难可遇,特别是已证道种智之宗通与说通菩萨。”(《宗通与说通》第59页),这样就能使那些糊涂的追随者们误以为他就是殊胜的“僧宝”,从而完全失去对世间三宝之僧宝的皈依敬仰。《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》卷五说:“云何名胜义僧?谓佛世尊、若诸菩萨摩诃萨众其德尊高于一切法得自在者、若独胜觉、若阿罗汉、若不还、若一来、若预流,如是七种补特伽罗,胜义僧摄。”(T13,749c)而实际上,萧平实连第七种预流果都不是,因为他的整个思想理论都是以“第一因”邪见为根本,属于纯粹的常见外道,见惑尚且未破,我执边见非常严重,何以自名胜义僧?显然是想以“胜义僧”的理论来掩护自己的白衣身份,从而达到用在家五欲之身,取代出家清净僧宝。第二,鼓吹自己二千年来都是出家悟道的高僧,只是最近这两世“佛所安排”而以在家白衣身来护持佛法,实际的内涵依然是出家悟道的高僧。如说:“我们应该有智慧来作比较:往昔二千多年来的出家悟道之身,而今时二世示现在家悟道之身;如果与别人往昔二千多年来的出家未悟之身,至今世仍是出家未悟之身,二者互相比较之下,佛弟子究竟应该依止何人?这个道理其实很容易判断,只是无人提醒,所以大家忽略了这个道理。”(《学佛之心态》第141页)这样在毫无根据的前提下,就把自己说成超过现在的僧宝,让人们不要去依止其他僧宝,如此,唯有依止萧平实才能算是佛弟子了。此是其以在家白衣之身,取代佛教僧宝的初步策划,并且已经得到了他那些追随者们的认可与迷信。

其次,他在称呼上取代了出家僧宝的“和尚”。和尚是梵语upadhya^ya,音译作乌波陀耶、优婆陀诃、郁波第耶夜,意译为亲教师、近诵、依学、依生。乃戒坛三师之一。亦即传授戒法时,除教授、羯磨阿阇梨(轨范师)二师以外之“亲教师”。传到中国之后,原指懿德高僧,后世用于作为弟子对师父的尊称,世人则约定俗成地作为对出家男众的特有称呼,也就是现在住持三宝的僧宝。萧平实为了要取代住持三宝的僧宝,就荒唐地将自己称呼为和尚。如他的追随者们称呼他:“主三和尚 萧导师”(《大乘无我观》第155页)、“一心顶礼法身慧命父母上平下实和上”(《禅净圆融》第133页)、“一心顶礼法身慧命父母上平下实和尚”(《我与无我》第95页)等等,这种破坏世俗谛名言安立的做法,以在家白衣身说为出家“和尚”,破坏世俗谛就是破坏胜义谛,破坏世俗谛和胜义谛,就是破坏了整个佛法圣教。正如《中论》卷四说:“诸佛依二谛,为众生说法:一以世俗谛,二第一义谛。若人不能知,分别于二谛,则于深佛法,不知真实义。”(T30,32c ̄33a)如此再联系上述他的第一因外道邪见和造神运动等等情形,这种伎俩显然就是混淆视听、取代僧宝的卑鄙行径。《维摩诘所说经》云:“始在佛树力降魔,得甘露灭觉道成;已无心意无受行,而悉摧伏诸外道。三转法轮于大千,其轮本来常清净;天人得道此为证,三宝于是现世间。”(T14,537c)经中说明了佛陀在鹿野苑三转四谛法轮,度五比丘为出家僧宝之后,三宝于是现世间。世间三宝必以佛、法、僧为住持,倘若一个在家白衣第一因常见外道都能称为和尚僧宝的话,那么佛法也将就此消灭了。观察萧平实的所作所为,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全面推进的。

再者,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方面看出他“取代僧宝”的巨大野心。在萧平实设计的《宗通与说通》一书之封面,封面上所画的是正觉讲堂之说法处,佛像前的讲台两边分别为木鱼和大罄,讲台正面写着“正觉”二字,证明这就是正觉讲堂的讲台桌,而在讲台正中的主讲位置上,俨然坐着一位身披袈裟、项挂念珠、手举一指、光头僧相的大法师,而这个讲堂的主讲导师就是他自己。可见他不但自吹为胜义菩萨僧,让那些追随者们对他以僧宝来恭敬,而且还把自己的世俗白衣在家相画成了出家僧宝相。说得再清楚一点,就是以他白衣之身来取代僧宝庄严之法相。自己不能舍离世俗五欲生活,却要画一个出家僧相来象征自己,把自己包装为大乘胜义僧,从而达到他全面取代佛法僧三宝的造神运动之目的!